热点通知:每一个姓名都是独特的,都有丰富的含义,快来同名同姓大集合活动页面

高考复读班 我在那里的生活~转

 在回太原后,多少次我写文章或者是信件总会有这样的词句“北斗星辰,伊人独自。”有时候甚至知道用这样的句子是画蛇添足,犹在所不惜。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个句子是从这次站台上得来。那是我和贾樟柯“撮合“流行歌曲与古典诗歌的词句,但后来据说这是经典的广告词,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虽然我们经常在一起玩耍,但更多意义上是酒肉朋友。回忆中,榆次之行是第一次和贾樟柯心灵上的交流。后来,贾樟柯拍摄了《站台》,我总感觉贾樟柯一定深深体会到我们这个时代的心态。几个20岁左右的年轻人,看自己同学在大学里风光,没上大学的同学也或者去工作挣钱,而自己前途渺茫,混在补习班,不知道将要面对什么。如同在站台上,看着从身边驶过的列车上载满乘客却与己无关。而载自己回家的列车却不知道在哪里。满车乘客又是熙熙攘攘忙什么呢?有谁知道我们为什么站在榆次的站台上呢?生活在别处,理想永远不可企及。 


但不管是《小武》,还是《站台》,还是《任逍遥》,还是《世界》。我都没看过。我看过影评。所有关于贾樟柯的文章我都看。但就是没有看过他的电影。所有感兴趣的电影我都看。大家都知道我是地道的影迷,但是贾樟柯,我的补习班同学的电影,好评如潮的电影,我没有看过。我曾经站在音像店的柜台前,看着他的影碟,最终离去。或许距离是美的,我一直压抑自己保持距离。 

《南方周末》所载贾樟柯写的文章我保留着。 1999年他在《南方周末》撰文《业余电影时代即将到来》,我看过后,再推荐给朋友。后来到处是他的介绍,他已经成名了。在朋友面前我不再提起他。 


在尔雅书店,我把一本本介绍贾樟柯的书站着看完。但我不买它回家。疯狂购买的书,我只买过王朔。  


      曾说要拍抗日电影 


补习班混出来后,也就是1994年,在《山西日报》上有介绍贾樟柯的文章,说要拍电视连续剧。文中说贾樟柯受了某位知音的赏识,文中说得是北京电影学院的一位教师。要拍类似吕梁英雄传的片子。贾樟柯在文中充满自信,说要好好表现我们充满智慧的农民是怎样打击日本鬼子的。这个应该是贾樟柯媒体上最早的报道。后来却再没了消息。后来我注意到,却是日本人的资助使他获得发展空间。
 
补习班时,贾樟柯的经济状况不会好到哪里去,或者也差不到哪里去。我们都在挥霍父母的血汗钱而已。贾樟柯在山西大学附近的许西村租着农民的七八平方米的房子,吃着水煮白菜叶子的生活,用酒精炉。方便面袋子在墙角飘扬。我们这些回家的孩子其实羡慕贾樟柯的生活,我们那个时候都生活在父母的屋檐下,自由距离我们是那么遥远。 

后来补习班的同学“散伙”了。我们这个班绝大多数有了归宿,有学上的意思。这一别后,很多人再没见过面。1993年的秋天,我们都有了归宿,开始串联。贾樟柯给我们留了传呼号,他一个朋友的传呼,说是联系他就可以找到贾樟柯。那是太原市公交广告公司的一个姓王的人。我们呼过贾樟柯,王朋友告诉我们贾樟柯去了北京。 

杨彦曾经收到过贾樟柯的信,欣欣然给我看。贾樟柯的字写的不好看,应该说书法和美术无关吧。白色信封、黑色邮戳,信的落款是北京电影学院。我们这些留在太原的人有醋意,但更多的是祝福。我们和贾樟柯后来都慢慢失去了联系,包括和我们班里那些上了北京艺术院校的那些莺歌燕舞的女孩子。直到贾樟柯成名,他为公众熟知,才再次引起我们关注。 

现在回头看看我们的生活。我大学同宿舍的姚春水刚毕业就遭遇了车祸去了天堂。王东,体育航模界有名的选手,获得无数国际国内奖项,近40了还在为房子发愁。金姓情侣不知后话如何,同在补习班的董华和张海军俩人搭起了炉灶,更多的补习班同学应该像桑广庆和我一样,上班挣工资过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生活。 

现在我们身边的年轻人才20出头,就挣不低的薪水。想想我们,20多岁还混在补习班。临近30才走上工作的道路。成名需趁早,贾樟柯算早。其实我很将贾樟柯引以为荣耀,祝福我的老同学贾樟柯吧。祝福曾经混迹过补习班的兄弟姐妹。   

 

关注此文的网友还关注:

加入人人网 找回老朋友 结交新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