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通知:每一个姓名都是独特的,都有丰富的含义,快来同名同姓大集合活动页面

我是高考复读生~转

说到画画,也就是美术,我们到现在也不很清楚,他到北京后怎么就成了导演。我在北京广播学院的同学说,在北京电影学院、广播学院就有专门的礼堂或者说是教室,天天在播放全世界的电影。或者他去了后改变了自己。 

其实也是有征兆的。贾樟柯经常拿着一幅清瘦美女的照片招摇过市。那是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五官轮廓清晰,有种脱尘的美丽。贾樟柯说那是他的摄影作品。我后来曾经看过一些世界摄影大师的作品,对贾樟柯的照片有种熟悉的感觉。但是我对女孩子的感觉却从此唯“瘦”为美。我想,贾樟柯的理想或者就是做导演。当然,他有权利隐藏他的理想。他比我们要大个几岁,告诉我们多了或者感觉不合适。 

我家客厅曾经有一面墙,整墙被涂了果绿色的油漆,用来防潮。贾樟柯见了,表示可以做幅画,一定效果不错。他建议画成立体的台阶状或者海洋。我是同意的,也乐于枯燥的家、枯燥的墙面有生动的画。可惜我在家不是做主的。贾樟柯没有在我家留下他的手迹,即使留下,也毁于拆迁中了。贾樟柯成名后,我把往事重新提起,说给我的父母听。听来的答复是“你怎么不出名不成功呢”。我顿无言语,再不和他们提起贾樟柯,包括我的其他已经成名的同学朋友。我在许多新近装潢的朋友家中,经常看到贾樟柯的创意被实现,现在想来很是遗憾。贾樟柯同学是不会再在别人家的墙壁上作画了。 

     来自汾阳小县城 

贾樟柯的名字怪怪的,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问他也没有答案。有时候,他会操一口京腔和我们说话,我们大不以为然。因为我们的补习班语文老师介燕生、金介庄夫妻俩就是北京人,他们经常用带着北京口音的普通话给我们朗读课文,用北京话和我们聊天。我们都习惯了。我们以为贾樟柯这家伙是在学习老师说话。也知道他是外地人,但贾樟柯经常含糊其词,不说他是哪里人。有时候他说自己曾经混在北京。我们会私下讥笑他,“装什么装啊,肯定是县城里来的。” 

刘老太太手里掌握着我们的身份材料,我们好奇的悄悄翻阅:贾樟柯来自汾阳。父母的联系地址一栏填写的工作单位是汾阳文史办或者是汾阳县志,记不清了。汾阳所产“杏花村”汾酒天下驰名啊,“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的杏花村就在该县。我们哈哈大笑。“这个家伙,硬是冒充大瓣蒜。”但后来,贾樟柯的《小武》等作品问世后,贾樟柯一举成名。倒是见他从来不忌讳说自己来自汾阳,来自县城。看来人生、看来成长确实给我们带来变化。 

后来贾樟柯拍摄了《站台》,来表述年轻人的生活状态。我回想起来,贾樟柯带着我们一帮补习班的同学站在榆次深夜黑乎乎的站台苦等回太原的列车。补习班有的孩子努力学习,我们这些孩子却嫌平淡,巴不得每天有着新鲜事。一天中午吃完饭,大家说打台球吧没意思,看录象吧都看过了。那怎么办呢?“去榆次吧”。贾樟柯提议。 

先到太原火车站附近,坐上小巴,很快到了榆次。那时候的榆次还是典型的小县城。但凡商场门口便是一人高的大喇叭音箱。很多民宅朴素,院墙都是青色的大砖,门槛高高。穿行在古旧的巷子里,我只记得贾樟柯说他经常去一些地方,内心羡慕,其他言语已经忘记了。 
那个时候公交并不发达,过了下午五六点,就没有回太原的班车了。我们行走在异乡的街头,感受新奇。眼睁睁看着太阳西下,却没有回家的想法。天快黑了,我们开始着急。贾樟柯却不急,有火车呢。我们一直从市内步行到榆次火车站。才知道是坐过路火车,在晚上11点左右从榆次路过的火车。晚上8点多我们就在站台张望了。有些寒冷、有些饥饿。黑漆漆的火车站站台就站着我们几个年轻人,有车站工作人员询问我们是做什么的,贾樟柯很不在乎的,很见世面的应对着。而我们生怕别人以为我们是坏人。 

 

 

关注此文的网友还关注:

加入人人网 找回老朋友 结交新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