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通知:每一个姓名都是独特的,都有丰富的含义,快来同名同姓大集合活动页面

高考补习班的日子~转

   人生确实很快的,就那么一晃,几十年就过去了。但有的事情遗忘了,有的事情还记得。有的人仍然默默无闻。有的人功成名就了,比如贾樟柯。一切就好象发生在昨天。有的回忆是有趣的事情,让我们感悟生命的乐趣。有些却似光阴流水的故事,青春一去不返,往事不堪回首。  
   我们这一代人被社会定义为“七十年代”,广州出版的时尚杂志 “城市画报”还为此专门出了一期特刊就叫“生于七十年代”。生于七十年代的我们现在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如果用媒体的传播、社会的赞誉来形容成就功名,或者说理想的实现,那么贾樟柯无疑是成功的。  
   许多媒体形容他的电影,“表达了对现代社会青年的人文关注”。我是地道的影迷,但我却没看过他的电影,连街头音像店里的盗版影碟都没租借过。女主角赵涛是太原师范学院的教师,而学院就在大营盘,距离我家不过几分钟的路程。贾樟柯成名后曾经来到山西大学做过演讲,我那时已经在媒体工作,从事财经新闻的报道。报社的同事曾经采访过贾樟柯和赵涛,我看到相关的报道,心里一片惘然。因为我没有和同事讲过:其实我更加关注他。我关注贾樟柯,因为他是我的高考补习班同学。
 
                     相逢高考补习班  
   我和贾樟柯相识于十几年前。1990年代,上大学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何况我们这些读文科的学生。大家因为各样的原因落榜,为了一致的目标来到补习班。1992年的那个秋天,位于太原市菜园村的省工业设备安装公司技校迎来了在此租借教室的高考补习班。近百个孩子拥挤在教室里过着补习班的生活。已经忘记了许多同学的姓名,也有一直来往的好朋友。但当时,却没有人想到,那个留着中分长发,大热天穿军警靴,白色套头圆领背心上画着手绘雷锋像的家伙日后会声名远传。当时我们的班主任,现在还办着补习班的刘老师,我们私下叫她刘老太太。后来我们从补习班“毕业”,刘老师说,我知道你们这样叫我。我也喜欢你们这样叫。是啊,作为大学教授夫人的她有着足够的涵养和爱心对待我们这些高考落榜的孩子。呵呵,现在我们见了仍然很亲切。说起来补习班的贾樟柯,她清楚记得,说贾樟柯是“有了大出息”,不过“大家混得都不赖”。  
   补习班的成分复杂着呢。有我这样“辱没门庭”的百年名校太原五中的学生,有小中专毕业后却又想上大学的孩子,有来自郊区甚至边远县市的学生,有复习多年的大龄青年。我姐的初中同班同学还在高考补习班和我混同学呢。 
我们是文科班,艺术类的学生亦混迹于此。当时山西的歌舞“黄河儿女情”轰动全国,就有歌舞团中的女孩子在我们补习班。她们衣着光鲜,面孔漂亮,身材婀娜,至今令人怀念。贾樟柯却是凭借奇装异服,油头粉面和“画过裸体女人”硬生生在我们脑海里留下了影象。  
可以这样定义文中的“我们”:“我们很想争气,但事实上我们并没有给家长争气。希冀读书改变命运,却又痛恨高考制度。我们希望自己能上个学校,给家长交差。但我们的岁数又逃不脱看录象,打台球,抽烟喝酒的牵引力。我们的生活被家长看管,落榜似乎是不能原谅的事情。一心想做些年轻人的事情,体验一下从学校放飞的生活。”  
   我们这些“七十年代”人,从不劝人补习,能随便上个学校就上,没必要非要上什么名牌,读什么本科。因为补习班很乱的,“不劝人补习”这个就是我们的经验之谈。因为我们是从补习班混迹出来的,这里或许是他的天堂,却是你的地狱。  
   哪个年代也有名利追逐吧。我们的头脑里被理想鼓舞,却又被不劳而获迷糊了双眼,缺乏了追逐的刻苦和努力。贾樟柯当时的理想是什么?应该是去北京吧,因为贾樟柯学习的是美术。但现在贾樟柯是功成名就的电影导演了。可能像张艺谋最初也美工一样,但后来的阅历改变了他。我想贾樟柯成长的途径亦如是。 

                    曾经是“酷“青年  
   穿着肥大毛衣,牛仔裤和军警靴,留着长发,斜挎一军绿书包。那是贾樟柯的经常形象,也算是1990年代初比较酷的装束了。据说贾樟柯在太原的补习班已经混迹数年了,现在又是一年高考时,便到了我们这个班。这个补习班是太原五中的退休老教师和赚外快的在职教师办的,算有薄名。我穿着警蓝肥裤,白边布鞋,却提着装满书本的大号的公文包。贾樟柯没我高,和我一样单眼皮,梳中分头。我们这样的人很容易就混在一起。我们补习班也有专职管理老师,就是刘老太太,但相应的纪律约束远远小于学校。我们自由逍遥生活着,家长却以为我们在含辛茹苦背水一战。 

关注此文的网友还关注:

加入人人网 找回老朋友 结交新朋友